淡水民宿故事集|徐先生徒步環島第五十天

 

「蘇花公路我走了兩天,中間只在便利商店趴著睡覺隔天就繼續走了。」

坐在我對面的是走了五十天來到淡水入住我們台北Yes民宿住宿的徐先生。如果要詮釋什麼是瀟灑的話,徐先生用他的腳步印在每一步他走過的地方,構成一個不規則的橢圓形。

「我可能明天到,走得慢一點的話可能後天才會到,請問可以幫我保留床位嘛?」正在徒步環島的他對時間的理解跟都市人不同。我覺得這樣的請求跟都市人格格不入,卻非常實際。沒有一定要某個時間、到達某個點,而是在跟隨自己的腳步,容許自己感受每個瞬間。

我喜歡坐在徐先生對面,看著他細心調配威士忌配蘇打水的時候。大概走路一整天的他喝完這杯後,疲倦跟著杯子中不斷冒上來的泡泡一樣煙消雲散。晚上八點多民宿交誼廳的人沒有很多,他推給我一杯自製調酒問我,要喝一點嗎?我說,當然好。似乎喝下這杯也能分擔他一點點的疲勞。

「我之前有抽菸、但是後來戒了。」我說,抽幾年了?「幾十年了,每天一包。第一天決定要戒的時候,還是有抽半根,覺得這樣下去不行,所以去拿藥,後來把剩下的幾條煙都丟馬桶,之後就再沒抽過。」我愣住了,我驚訝的不是戒菸這件事,而是徐大哥在講這件事時顯得雲淡風起的樣態。他說起來輕鬆的樣子讓我想起海賊王裡替魯夫承受成噸傷害的索隆,在遍體鱗傷時還能說什麼都沒發生過。

希望徐先生在剩下的路程裡也能瀟灑的走完。下次回來再跟我們分享戒菸跟徒步環島到底哪個比較難。下次就換我們請你喝一杯吧!